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专访 > 正文

喻勇:被称为颠覆的Docker到底是一项什么技术?2015-12-24 10:06:03 | 编辑:tarnford | 查看: | 评论:0

关心云计算的人一定知道,自年初开始,国内一下子涌现了多家利用Docker技术的容器云公司,这也带热了一个新兴词汇——容器技术。
\

关心云计算的人一定知道,自年初开始,国内一下子涌现了多家利用Docker技术的容器云公司,这也带热了一个新兴词汇——容器技术。不同于很多智能硬件被称为“伪需求”,作为纯软件技术,Docker的兴起证明着企业市场的需求。

国内做Docker技术的创业公司不算多,DaoCloud是其中比较受关注的几家之一,主要解决的就是应用交付和平台运维的难题。创始人喻勇曾先后在微软和VMware就职,主做的项目就是基于容器的大规模PaaS(平台即服务)平台。

大公司的老员工出来创业,无不是看到了当下市场的需求,而自己又恰好身在其中。用一句罗永浩的话说:感觉自己是被命运选中了。喻勇创业的原因也没有偏离这个轨迹,他告诉记者创业是因为看到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因为他和合伙人多年研发的积累,非常熟悉PaaS和容器内核。

地利则是做过几个大企业客户的方案,对于市场需求足够了解。

人和主要是创始团队成员都是来自之前公司的同事,保证了团队之间的能力和互补性。

有人列举了虚拟机的各种问题,然后就有了Docker技术一度被认为必然会替代虚拟机的论调,但一项技术还没有发展壮大之前就想着颠覆显然有点过于吹捧。为此,雷锋网记者与DaoCloud创始人喻勇进行了以下对话(有删减):

记者:有人说Docker技术必然会替代虚拟机,你认同么?

喻勇:其实我们认为在可以预见的中短期内,Docker与虚拟机应该是共存的状态。

虚拟机是资源的载体,而应用是在资源之上,这中间的生态层面其实是不一样的。通过观察现在已有的IT架构和公有云平台也可以发现,几乎没有大规模的公有云放弃虚拟化而使用容器做资源分配。

虚拟化出来的资源相当于裸机,而使用容器可以获得大规模调动的能力,这两者其实形成了共存、互补的生态体系。Docker技术的出现其实就是更好的解决传统解决方案的不足之处。

记者:你说的不足之处具体指哪些?

喻勇:我想从技术和业务领域两个维度来说。

技术上我们经历了PaaS从1.0到2.0,再到3.0。从1.0到2.0的区别在于,1.0对开发语言有很多限制,客户和开发者不希望使用某个PaaS引擎就把自己锁定在这个平台上面。2.0虽然能解决的需求已经很多了,但是问题同样不少,比如2.0的PaaS并不介入软件的开发流程,软件做成品后需要经过二次封装,才可以运行在PaaS平台之上。3.0则是现在以Docker为代表的云平台,会涉足到软件开发流程,交付的产品就是Docker的标准镜像,在Docker的平台上把开发、测试、运维的流程都打通了。

另一个是业务领域,近三五年的时间里成长出的公司中,很多业务都是互联网业务,但是采用的还是比较传统的软件开发流程。也就是自己研发、交付,很多开发工具都是自己写的,不过开发工具和流程往往缺少普适性。Docker的出现让这些客观条件统一,并且由于具备普适性,可以应用到很多做软件交付开发的企业应用场景中。

记者:同样是基于Docker技术,PaaS 3.0与CaaS的区别在哪里?

注:在此前相关技术的公司报道中,有强调自家推出了以Docker技术为基础的CaaS(Container as a Service)容器服务。

喻勇:我们很少讲CaaS,我们看好容器技术是因为承载应用而不是承载资源,PaaS就是以服务应用为核心的。这一点可能各家的理解不太一样,很多时候我们将容器技术放在PaaS层面,原因就在于PaaS在管理容器的时候是以集群为单位的,对于批量管理、批量调度能够发挥的价值更大一些。

记者:既然要承载应用,是否需要建立一个稳定的架构?

喻勇:这一点其实不是,现在的软件开发层面,很少有一个架构是稳定不变的,只是做小修小补。

首先,我们采用的是微服务架构,有4种编程语言,60多种编程模块。为了适应这种变化,团队把一个大系统拆散了,当需要升级的时候,对整体的影响会比较小。

其次,架构落到云平台上面,为了保证体验、稳定性足够好,DaoCloud在网络层做了非常多优化。我们在国内有四个数据中心, 在美国有一个,在日本有一个。这些布局本身是具有可调节性的,这一点也借助了Docker快速迁移的能力。团队还做了大量的抽象工作,无论使用哪家公司的云平台,不论国内外,在效率上我们可以保证都是一样的。

记者:现在平台上有哪些类型的客户?

喻勇:因为我们的业务涉及公有云和混合云,客户也会分为两部分。

在共有云平台上现在有4万左右的开发者、中小企业创业公司的注册用户。在今年8月我们上线了收费的公有云,目前积累了数百付费服务的客户。

混合云的解决方案允许用户在自己的私有环境完成代码的储存、镜像构建、容器仓库,但用户的使用体验和公有云是一样的。目前已经有上万台主机接入DaoCloud,这种方式也扩大了我们的服务范围。积累了两三百家的中等偏大的企业客户,当然收费也是企业级,会更贵一些。

从行业划分看,主要以金融行业为主,还包括O2O、游戏垂直电商等。

记者:做Docker技术的不止你们一家,客户为什么选择你们?

喻勇:第一,我们在Docker社区投入是最大的。我们在今年投入了很多精力和资金做Docker Hub在中国的加速,中国客户在使用美国资源的时候是很慢的。客户在下载Docker Hub的资源时,60%的流量是通过我们的代理和加速完成的。

第二,不论是公有云还是混合云,我们做了很多体验的优化,这个优化精确到了像素级别的。Docker本身比较新,用一个新的东西是需要引导的。

第三,在平台运行稳定性的工作,包括带宽的冗余,容器资源的冗余,使用我们产品在这一年几乎没出现过停机、用户容器无法运营等问题。很多混合云的客户其实都是先用了我们的公有云觉得好才开始跟我们合作。

记者:你提了两次社区,相比于一些传统行业,社区推广好像更加偏向互联网公司。

喻勇:恰恰相反,平台在今年3月份上线之后,4月份就有一家大众都认为非常传统的银行CTO主动来联系我们。

我们认为互联网和社区对于企业客户的渗透其实是越来越快,这是外部影响。内因是现在很多行业都在做互联网转型,比如车企在做车联网,银行在做个人理财、个人金融,都是互联网形态的业务,他们在做互联网的时候,会拥抱像Docker这类的新技术。

这里讲一个有趣的事,DaoCloud上线10个多月,积累了数百个付费用户,但基本上我们连一个销售都没有,都是客户主动找来的。

记者:Docker技术作为开源技术,这项技术创业的公司区别在哪里?

喻勇:这其实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

第一,Docker技术本身承载了立体生态,区别不在于能把这项技术玩出什么花样,区别在于团队本身的基因。由于我们之前是做PaaS平台的,底层的大规模集群是自主开发的,同时我们强调同样是一套内核,需要即适用于公有云,又适用于私有云。这种混合式交付是我们的优势。

第二,成员在VMware等老东家做研发的时候,我们就非常强调架构微服务和交付实际化的研发理念,团队采取的是小步快跑、持续迭代的方式。所以在产品交付包括功能的集成和增加方面,我们其实做的非常好。

第三,老东家都是做企业级市场的,并且我们对于中国的企业级市场非常了解,知道市场是什么样的,了解市场的想法和需求。
后记

“未来五年引领云计算发展的核心技术必然是容器技术”,不止一家容器技术公司对雷锋网记者说过相同的话。不过记者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技术热度虽高,但市场的需求何时能够爆发?”对于这一点,喻勇表示:“大概会在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底这个时间段,现阶段的市场就是求大于供,客户需求应接不暇,我们20多人的团队已经有种忙不过来的感觉。”

自14年Docker技术火了之后,喻勇说16年是市场需求爆发的一年正好是第三个年头。采访结束后记者想起一句家乡的老话:孩子,三岁看老。



From:雷锋网

上一篇:李彦宏:未来的大数据、中医养生和人工智能 专访宝洁:如何做好知易行难的大数据精准营销下一篇:

公众平台

搜索"raincent"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