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专访 > 正文

华为:谁能接班哲学家任正非?2015-12-04 15:15:50 | 编辑:tarnford | 查看: | 评论:0

已经得道升仙为哲学家了,接班任正非可不是难么?
\


在国内财经及科技媒体当中,任正非俨然得道升仙了,最近就有一篇专栏文章《小米离世界第一的华为有多远》,就把任正非抬高为哲学家,和雷军这种野路子出来的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眼界,格局不同,自然企业不同。已经得道升仙为哲学家了,接班任正非可不是难么?

别看现在华为意气风发,收入、利润双增长,在国内企业中鹤立鸡群,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华为的烦心事也有很多。对华为来说,最大的烦恼来自内部——接班人的问题。而且这还是个幸福的烦恼,任正非就表示,“华为接班人是太多了,不是太少了。”但烦恼再幸福,也始终是烦恼。随着任正非年过七旬,华为接班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究竟是在任氏家族中选择一个,还是在管理层选择有能力者担当?华为陷入两难境地。而此前被一直看好成为任正非接班人李一男的“叛变”,也让华为在选择接班人的态度上愈发慎重。而从全球市场看,众多科技巨头也都有着同样的问题。或许华为最终解决接班人问题的方法,能够给全球企业很好的提示。

玩轮值?不是办法的办法

精神领袖是通过个人魅力凝聚团队成员,创造巨大财富的具备领袖特质的管理者。精神领袖对…

任正非毋庸置疑地是华为的精神领袖盘,是华为绝对的主心骨。在华为发展初期,任正非将自己的个人魅力更多地烙印在华为身上,事实也证明任正非对华为早期的发展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在迈入21世纪以来,岁月不饶人这句话体现地淋漓尽致,精神不如以往的任正非决策失误开始增多。虽然华为家大业大,不惧小小失误,但就怕积累过多,最终让企业受到战略性伤害。

于是自2003年开始,华为就开始以一种全新思路管理公司。既集体决策机制,由EMT(执行管理团队)来负责公司的运营管理决策。自此,华为的核心人才都开始从执行型向决策型转变。当时,由于任正非不愿做EMT的主席,由此开始轮值主席制度,并在2011年进化为的轮值CEO制度。

虽然华为决策失误比以往减少许多,但并不意味着轮值CEO制度就是最好的。就连任正非都表示:是不是最好的安排还很难说,连任正非都说:“华为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CEO轮值制度是不是好的办法,它是需要时间来检验的。”而CEO轮流制度最大的弊端就在于没有一个人具有最终的决定权,就连任正非都只有否定权。

由此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华为并没有培养固定的接班人,八位轮值CEO基本是处于全力对等态势。谁最终成功上位都会让其他人不服气,进而让华为内部陷入无止境的内斗和分裂中,对华为未来的影响不言而喻。

家族VS外来户 手心手背都是肉

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表,选择家族内部人员接班,似乎是民营企业理所应当的事。而在此前,任正非也有过类似打算。在2010年国庆节前一次华为例行的EMT会议上,任正非提出要将其子任平引入EMT成为董事,但是遭到董事长孙亚芳等高管的强烈反对。究其原因,在于孙亚芳等高管一直反对华为向家族企业转变。

因为在中国民营企业上,有太多子承父业,最终将企业断送的事。这并不是在质疑任平的能力,而是一旦其成为正式接班人,华为必然会打上家族式企业的烙印,对华为的国际品牌形象及以后的重大决策都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而在上面提到,华为CEO轮值制度,原本是为挑选接班人做准备。却没想到适得其反,反而让华为再度换上选择困难症。甚至就连制度能存在多久,也很难说。真要在这八位轮值CEO中挑选一位,只会起到反效果。

但如果贸然从外界引入职业经理人,也并不可取。整个华为上下人才济济,结果内部的人没成功登顶,反而是外来户当家,很容易就被架空权力,导致决策难以贯彻执行下去。华为引以为傲的团结理念,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从而撼动企业发展的根基。
 

\


全球性难题 接班人问题已成痼疾

其实不单单是华为,放眼全球,接班人问题已经成为难以祛除的痼疾。即使是当初库克接班神·乔布斯,也备受质疑。即使现在苹果市值居高不下,库克依然难与乔布斯媲美,更别提成为苹果的精神领袖

而在亚洲,三星、富士康、台积电等亚洲科技巨头也正逐渐面临高层更换问题。三星是典型式的家族企业,目前因为选择接班人、高额遗产税等问题,忙的焦头烂额;富士康郭台铭也为挑选接班人忙的火急火燎,职业经理人不断辞职,又不愿家族人员接班,只能继续等待,可惜时间不等人……

可以看到,虽然各大巨头领域有所不同,但它们都有着一个共通的问题:由于缺少锻炼与培养,难以找到能够胜任职务与工作的人选。而这已经成为痼疾,短时间内难以治愈。毕竟老一辈的印记很难去除,新一代的工作能力又没有得到广泛认可。而具体表现就是在权利交替之初,动荡无可避免。或许,一切也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毕竟地球离了谁都能转,接班人选择一个90%符合的也就足以,完美的、理想的接班人或许只是存在于想象中。



From:亦观察


上一篇:王健林:不找到盈利模式,完全靠烧钱肯定活不成 专访明略数据任鑫琦:解密关联分析大数据算法下一篇:

公众平台

搜索"raincent"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