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我们如何重获对个人数据的控制?2019-09-16 13:15:54 | 编辑:hely | 查看: | 评论:0

数据是驱动我们经济发展的“新石油”,但是,最近的数据泄露事件表明,我们应该对个人数据的分享保持警惕。重新掌控个人数据的方法是,回归去中心化网络,这对消费者和公司来说是双赢。

数据是驱动我们经济发展的“新石油”,但是,最近的数据泄露事件表明,我们应该对个人数据的分享保持警惕。重新掌控个人数据的方法是,回归去中心化网络,这对消费者和公司来说是双赢。

 

我们如何重获对个人数据的控制?

 

为服务而交易数据

2018 年 3 月,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很显然将数百万 Facebook 用户的个人数据用于政治目的。这桩丑闻让人醒悟,我们以前对自己的个人数据是多么地不上心。

事实上,万维网(World Wide Web)的发明人蒂姆·伯纳斯·李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我们缺乏对个人数据的控制。他在 2017 年声称,当今的互联网不再像过去那样开放。

尽管万维网最初打算作为“对所有人开放的自由空间”,但是,事实上,它已经演变成一个中心化的系统,由少数几个如谷歌、Facebook 等互联网巨头掌控。

他们的相同处是一个看上去很有吸引力的分享业务模式:他们没有为他们提供的服务向我们收费。然而,如果我们读过他们的数据政策细则,就很快意识到我们实则在付费——没有用钱,而是我们的个人数据。

最近十年的流行语是“数据是新石油”,因此,很显然,公司拥有的数据越多,他们就变得越强大。

以 Facebook 为例,据说,每个普通用户的数据大致相当于每年 20 美元的收入。这看起来是相当可观的数字(尤其是,考虑到 Facebook 拥有 22.7 亿活跃用户),但是,从我们自己作为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实际上完全不多。

让我们反过来想想:假设我们失去了我们所有的私人消息和照片,我们愿意出多少钱找回它们?当然,对重获个人数据的控制权来说,20 美元是很小的代价。

 

 

我们不断地创造与我们个人生活、职业生涯、购物习惯等有关的数据。很长一段时间,似乎没有人特别担心我们提供给诸如 Facebook、谷歌等公司的信息量。但是,不远的将来,我们会希望重新获得对自己个人数据的控制权。

如今,中心化网络的业务模式不仅影响我们的隐私权,而且还阻碍创新。只有一个赢家,就是拥有那个最多数据的公司。并且,在很多领域,这些赢家已经确立。这让他们缺乏新的创新动力。毕竟,为什么要去改变一个会获胜的比赛?

在这场大数据竞赛中,社交媒体公司不是唯一的参与者。几乎所有公司都在收集自己客户的信息,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都是大数据公司。甚至,超市都在追踪并分析我们所购买的商品,并根据我们的个人资料向我们发送个性化广告。对很多这样的公司来说,数据只是一个达到目的的手段:他们需要数据来优化服务或销售。

但是,实际上,他们对拥有或管理这些数据没有直接的兴趣。此外,对数据的拥有意味着公司越来越多的责任,尤其 GDPR 生效以来。如果公司存储这些数据,那么,必须保护这些数据。

想象一个去中心化的网络

到 2035 年,我们将重新获得对个人数据的控制权。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自由选择在哪里存储这些数据,而不是依赖我们使用的应用程序。我们的个人数据将存储在所谓的“数据 pod”中,我们自己可以来控制这些“数据 pod”。

在理想情况下,我们每个用户都将拥有多个数据 pod:一个用于个人数据、一个用于和工作相关的信息、一个用于公文等等。我们发布的所有内容都将存储于我们自己的“数据 pod”中,存储在我们自己选择的服务器上。

为了实现类似于社交网络的功能,我们当然需要分享一些数据。只是在 2035 年的去中心化网络中,我们将能够分别为每个应用程序选择我们希望提供的数据 pod。

我们仍然保持对数据的所有权,不制作副本,相反,我们将只把应用程序链接到我们愿意开放的数据 pod 的部分。要实现这一点,必须满足一个重要条件:应用程序必须能够重用其他应用程序创建的数据。

用一个现在的例子来解释一下:假设我们所有的朋友都使用 Facebook,但是,我们更喜欢一个不那么流行的替代应用程序 Ello。在 2019 年,选择 Ello 将意味着我们无法和任何朋友进行互动(除非我们是引领潮流的人,能够说服他们和我们一样使用 Ello——但是,那只是用另一个中心点来替换一个中心点)。

而在 2035 年,我们的朋友使用哪个社交网络将变得无关紧要。由于应用程序将不再拥有任何数据,它们将仅仅作为不同的界面来查看来自我们朋友的数据 pod 上的信息。

因此,我们在 Ello 上能够看到朋友们在 Facebook 上的贴文并和他们进行互动。因此,应用程序之间的切换将变得更容易,它们之间的竞争将基于服务质量而不是数据所有权。

目前,一半的互联网隐藏在数据孤岛中,这些数据孤岛分属于几个公司。这几乎和我们的浏览器可以决定我们能够访问哪些网站是一样的。想象一下 Safari 用户无法查看任何由谷歌 Chrome 用户创建的网站。那么,这和社交网站决定我们可以联络哪些朋友或联系人一样没有意义。

 

 

在去中心化的愿景中,数据存储和应用程序将成为两个独立的市场。社交网站将尝试用其对用户更友好的服务以胜过其他网站,而不是纯粹用它们拥有的用户数量。提供数据存储服务的服务器也将有一个新的市场。

大数据时代的终结:然后呢?

去中心化的网络破坏了大数据业务模式。它改变了应用程序的竞争方式:它们将不得不用创新来说服客户,例如用户友好的界面、最佳的消费者服务、完美的数据安全性等等,而不是通过已经拥有的大量现有成员的数据来吸引新成员。

并且,更重要的是,它们也将必须用另一种方式来赚钱,即通过收取年度订阅费。或者,有可能让我们选择是支付费用或(有意识地)出售我们的信息。关键是,这种思维方式创造了选择和多样性,从而带来机会。

夺回我们对数据的控制权,其影响当然将远远超过社交媒体的范围。比如,如今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真正知道超市掌握他们的哪些信息,更不用说对这些信息施加任何控制。在去中心化的系统中,消费者将拥有他们所有的数据,并将拥有(有意识地)‘出售’这些数据的选择。

一眼看上去,这可能对超市来说是个很大的劣势,但是,实际上,这也是一个机会,可以获得比他们自己能够收集的更多数据。这变成了一个交易比赛:消费者可能同意分享他们所有的个人购物数据(来自各个超市),作为回报,他们获得个性化的折扣。如果超市 Y 注意到我们总是从竞争对手的店里购买酸奶,他们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乳制品的个性化折扣。这使他们可以分析其客户完整的购物行为,提供有价值的见解,以优化他们的报价。

为什么现在是我们夺回隐私权的好时机?

转向(或实际上是回归)去中心化网络,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说服人们这样做很重要。对数据隐私权的关注日益增长,无疑是朝正确方向迈进了一步。2018 年,欧盟通过推出 GDPR 发出一个重要信号,旨在给予个人对自己数据更多的控制权。

像 GDPR 这样的条例也让公司拥有数据的成本变得更加昂贵,这可能刺激他们转向不同的业务模式,尤其是那些只把大数据当做达到目的的手段而不是作为其业务模式的核心组件的公司。

公司将需要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来考虑数据。就像石油,数据不应该被保存和存储,而应该变成能让引擎运行起来的物质。

有趣的是,把对自己控制的数据还给人们不是意味着数据会变少。事实上,从去中心化的角度来看,由于公司也将能够请求访问竞争对手收集的数据,因此,数据甚至更多了。

原文链接:How We Regain Control of Personal Data

上一篇:10 个不为人知的 SQL 技巧 一个数据科学负责人眼中的数据科学:太无聊了!下一篇:

公众平台

搜索"raincent"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