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华为企业BG全球智慧城市业务部总裁郑志彬:建设古罗马式智慧城市2019-07-23 14:00:47 | 编辑:hely | 查看: | 评论:0

历次技术的更新迭代都一步步贴近人们对智慧城市的构想,当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摆上台桌,智慧城市开始二次进化。

历次技术的更新迭代都一步步贴近人们对智慧城市的构想,当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技术摆上台桌,智慧城市开始二次进化。

 

华为企业BG全球智慧城市业务部总裁 郑志彬

在7月14日举办的智慧城市分论坛上,华为企业BG全球智慧城市业务部总裁郑志彬博士发表了《城市数字平台,引领智慧城市发展新趋势》的主题分享,华为提出了1+1+N的智慧城市建设思路,即一个数字平台+一个智慧大脑+N个应用。

以下为郑志彬的主题演讲内容,本文作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与整理:

为何发展智慧城市?

智慧城市的发展会成为未来数字经济的核心载体。

郑志彬表示,我们需要一个载体来发展数字经济。城市对GDP的发展贡献最大,其中70%的GDP来自城市本身。

到2050年时,全球将会有90多亿人生活在城市里,中国预计会有75-80%的人口生活在城市。我们看到全球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如何让数字经济引领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和繁荣?

 

 

智慧城市在其中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智慧城市的建设需要建立现代化产业发展体系,促进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发展,推动信息技术集成应用。

这些智慧城市的建设内容,从根本上讲就是数字经济。智慧城市的核心价值是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建设智慧城市是大势所趋。

华为1+1+N建设思路:城市数字平台

经过多年的实践,华为提出一个理念:1+1+N。华为希望在智慧城市的数字空间中构建一个城市数字平台,同时,综合不同行业的数据和能力,构建所有智慧应用的中枢,这个中枢就是智慧大脑。

 

 

N指的是各个应用,基于华为提供的新的平台、新的数字基础设施构建丰富多彩的智慧应用。

华为希望通过中枢大脑真正把割裂的各行各业的数据和应用有机的整合到一起,可以展示出数据汇聚和融合的价值,并展示协调指挥的作用。

现场郑志彬重点介绍了城市数字平台,华为希望重新定义智慧城市的数字基础设施。数字基础设施能力原来在不同的行业中单独建设,相互之间是孤立的,建设成本很高。华为研究的就是如何把所有的基础能力整合在一起,通过行业使能平台的中间架构,把各种基础能力以服务的模式提供给智慧应用使用。

 

 

原来做一个智慧应用需要企业自己建大数据平台、视频共享平台、融合通信服务平台等,未来在一个城市里只需要建设一个统一的基础设施。

“和我们今天看到的物理世界一样,你把马路设施修建完备,马路上面有绿化有林荫道,下面有发达的地下管网。我们希望把这些土壤、基础设施建好。当你建一个新的住宅楼或者新的医院时就可以共享和使用这些设施”。郑志彬介绍。

他指出,华为的数字平台不单纯追求自身的软硬件的功能和性能有多强大,而是通过把New ICT基础设施能力整合在一起,能够让运行在平台上的应用更加强大,只有应用的增值才能体现基础设施的价值。

郑志彬现场以一款环保执法应用举例,原来做一个项目500万,企业需要自己构建独立的架构、建云、建数据支撑平台,建视频监控平台,在污染源建视频监控点。但如果这个城市有公共的数字平台,同样是500万的投资,它可以基于平台的人工智能和视频分析能力做预警预报,一张统一呈现的GIS三维地图可以看到每个突发事件发生的地点和现场的情况,同时可以使用视频采集、数据上报等各种手段,实现多维取证。不需要所有人到现场,在平台的支撑下,在后端就可以实现多部门的联合执法。

华为数字平台的价值并不是体现其平台本身的强大,而是服务于政府行业的所有应用,使应用系统变得更加强大。

“我们用一个比喻可以形象的说明数字平台的价值:在没有华为数字平台时,政府对一个智慧应用投入一定的成本,做出来的是一台‘奥拓’,而使用了华为的数字平台之后,借助数字平台的能力,用同样的成本可以打造出一台‘奥迪’。”

智慧大脑:能看、能用、能思考

除了数字平台之外,华为也在为城市打造智慧大脑,我们希望智慧大脑能看、能用、能思考,成为真正服务于智慧城市总体目标的中枢。智慧大脑是不断前进的城市博物馆,它首先是一个展示中心,同时它还可以监测事件和城市运行的态势,支撑政府决策,在发生事故时,各级部门可以进行指挥调度。并且还能提供很多创新创业的服务。

 

 

智慧大脑具备“六个一”:

第一个“一”,是城市的“天眼”,结构清晰、分类清楚的展示城市经济发展情况、环境污染情况、交通情况、老百姓民生服务的情况。

第二个“一”,是城市的“帷幄”,有了这些数据我们可以做原来行业不能做的决策。这里有一个深圳的例子,深圳市政府每年会投入很多资金支持企业的发展,但是不知道投入的这些钱对企业发展的支持效果如何,这些企业需要钱还是需要更好的政策?我们有一个评估,我们整合各个行业的数据后可以帮助政府评估,最后告诉政府哪些企业因为资金的投入给他带来更好的发展,哪些企业基本是靠政府的钱吃饭,本身不具备盈利能力,哪些企业实际上需要的不是钱,更需要政策的支持。

第三个“一”,是城市的中枢。城市每天有各种各样的事件,作为大脑中枢的核心功能是当发生事件后如何协调你的手脚、眼、嘴等能力去解决问题。现在城市大脑也一样,我们希望发生事件后可以有效的整合各行各业的资源真正实现立体联动,解决这些事件和问题。

第四个“一”,市长、委办局主管、基层执法人员都需要一个屏,来进行操作和联动。智慧大脑既有大屏,也有中屏和手机屏,我们希望浓缩的数据可以在这些屏幕上展示,帮助我们进行管理调度和指挥决策。

第五个“一”,是创新创业平台,如何把这个平台的能力开放出来?如何通过一套开发环境支撑这个城市,尤其是支持很多中小企业创新创业。我们正在和深圳政府讨论这个话题,政府愿意拿出一定的资金,探讨如何通过共享和开放资源,让很多中小企业参与其中,真正为这个城市的发展服务。

第六个“一”,是产业孵化中心,各地政府现在对数字经济的发展都非常重视。传统经济有很多障碍,难以快速增长。新经济是什么?就是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各类经济的发展。智慧城市是产业孵化中心,通过建设智慧城市培养城市沃土,把生态聚合起来,让生态共同为智慧城市的发展发挥力量。

郑志彬总结到,这是华为倡导的“1+1+N”,行业厂商提供的智慧应用就是大家共同为城市服务的“N”。

智慧城市话题专访,内容整理如下:

问:华为企业BG2018年营收破百亿美金,已经进入2.0阶段,如何看待智慧城市在华为企业业务2.0阶段的变化?

郑志彬:智慧城市在华为企业业务2.0的时代将要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未来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盒子,而是真正把各种各样的生态整合到一起。

华为企业业务在1.0阶段就提出了平台+生态的概念,在1.0阶段,我们更多的是探索业务模式、做样板点。到了2.0时代,平台+生态真正要发挥作用了,要把原来我们提出的战略变成现实,才会带来华为未来高速的发展。

在智慧城市的应用里面,1+1+N,N是我们的生态,也是未来城市中核心的生态。现在华为的数字平台和很多应用是相互耦合开发的,在我们共同面向客户的时候就不是简单的盒子,而是既有盒子这种基础设施的支撑,同时也有面向客户服务的应用和业务。

问:一个城市需要几个数字平台?

郑志彬:从大维度来看,在政府主导建设的一些行业,我们建立统一的数字平台,像修公路一样,会有一条主干道,主干道一定要配有各种的水管、线缆、燃气管等等。现在各个城市已经具备了数字平台或者说主干道的建设条件。

但城市发展会有很多分支,同样,数字平台未来的扩展也会有很多分支。主干道是政府建设和使用的业务,辅路就可能是政府面向社区服务的业务。政府新的业务、新的功能发展起来之后,数字平台也会不断地扩充。数字平台是可以延伸的,因为它本身就是基础设施。

问:这个数字平台包括主干道和辅路等等,都是由华为的数字平台衍生出来的东西,未来的智慧城市会不会是不同的平台+生态之间的竞争?

郑志彬:未来我们希望看到的更多不是竞争,而是合作。但是一定会有一个主干平台存在,未来其他的小平台如何与主干平台进行配合,所以华为打造了一个使能平台,使能各种平台和应用,它的价值就是不仅仅整合华为的平台,也能够把其他的平台和能力整合进来。

问:您觉得未来会有几家大平台长期并存么?

郑志彬:会有。但是真正面向未来发展的数字平台,目前来看,跟建马路一样,我会经常举例子,古希腊和古罗马建设城市的理念完全不一样,古希腊会把剧场、神殿等建筑修建得非常漂亮。但是古罗马不仅仅修建了罗马式的平整大道,还把马路下面的为城市服务的一些水管、水道等基础设施修建好。

因为在建设大剧院和会场时,这些基础设施和服务很重要。不同的建设思路带来不同的后果,古罗马时代没有发生大瘟疫、大灾难,但是希腊因为一场瘟疫,基本上把这个城市都毁灭了,就是因为希腊没有把城市基础设施考虑的很周全。

从目前来看,华为正在打造的数字平台是独一无二的,业界没有哪家在做同样的平台,可能是因为其他厂商没有这种基础能力。

问:智慧城市仍然存在一些质疑的观点,华为与智慧城市采购方如何解释,智慧城市不是一个概念的炒作,不是走信息化的旧路?

郑志彬:智慧城市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如果要去说的话,很多人的概念会雷同,我们一直认为信息化建设,应该以业务为主,智慧城市的建设本源还是城市,数字技术是为城市的发展服务的。

当然了,现在有一点跟以前不一样,数字技术就像血液一样融入到整个城市发展的身体里面,不可分离,所以智慧城市一定不是简单的信息化建设。

问:从政府角度,打动政府的智慧城市智慧在哪里?

郑志彬:善政惠民兴业,真正要让整个政府能够感知到数字技术带来的价值,比如“最多跑一次”,老百姓去政务服务中心办事情,以前都是需要跑很多部门,现在跑一次就可以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把后台的数据整合了,把流程也打通了,并进行了流程再造,让老百姓办事更方便。

如果仅仅使用传统手段,没有信息技术的帮助是很难实现上述这些目标的,当然也需要传统的管理手段支撑。所以进入数字化时代之后,信息技术就成为一种通用技术,这种通用技术就像血液一样,真正融入到各种各样的政府业务服务、城市应用服务之中。

问:华为的智慧城市案例有很多,有经济不发达,信息化基础很差的城市,也有经济发达,有很好的信息化基础的城市,华为倾向于选择经济发达的还是不发达的城市?

郑志彬:选择不关键,因为智慧城市是大势所趋,无论是经济发达还是经济不发达的城市都需要去建设,实际上我们更加看重和城市一把手的理念达成一致。一把手认识到智慧城市的重要意义,愿意通过发展数字技术来进行智慧城市建设,就能够推动整个城市的发展,

从我们的实践经验来看,成功的智慧城市建设是政府有主观的建设意愿,也愿意投入资源,再加上有强有力的执行团队和我们一起合作。因为智慧城市一定不是企业的事情,一定是政府部门主导、企业配合,共同建设的。目前华为智慧城市的成功案例中既有一线发达城市,也有三四线的城市。

问:近期法院宣判了一件1.75 亿元智慧城市项目,武汉智慧生态状告智慧城市建设方,要求退还 3507 万元、停止合同履行并且得到了支持,业界反响很大,华为怎么看待这件事?

郑志彬:智慧城市不是信息化的项目,第一别把智慧城市做成一个信息化建设项目。第二不要弄一些新的技术来忽悠政府,但不去落地。

智慧城市的建设一定不要偏离城市发展的本源,不要变成孤立的信息体系,所以我们去做智慧城市的规划设计的时候,一定是从整个城市未来发展的视角来考虑,再考虑与智慧城市的建设如何匹配,考虑智慧城市建设如何成为城市未来发展的动力。

上一篇:快手HBase在千亿级用户特征数据分析中的应用与实践 智慧警务建设 大数据是基础 AI是综合研判引擎下一篇:

公众平台

搜索"raincent"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